中国案例见解™: 《中国法律连接》与一带一路国家™

中国案例见解™: 《中国法律连接》与一带一路国家™*

出版日期:
2018/06/15
作者:
  • 英珍妮, 斯坦福法学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执行编辑

要购买这文章的PDF文件,请使用上面的”购买这文章”按钮。
文章的全文可通过电子《中国法律连接》免费阅读。 请点击这里:



英珍妮
斯坦福法学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执行编辑
B&R: <em>China Law Connect</em> and Belt & Road <em>Countries</em>TM
英珍妮是斯坦福法学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CGCP)执行编辑。自CGCP创建时起,她就开始为其工作,尽管当时还是斯坦福法学院学生。她与CGCP创办人、总监熊美英博士就该项目的管理和发展紧密地合作,推出了关于指导性案例的突破性产品,并启动了一带一路系列从而深化利益相关者对此重要发展的理解。她还在不同司法管辖区(南非、印度、荷兰和匈牙利)的争议解决方面拥有经验。她亦一直从企业和法律角度审查大型投资项目,并分析其对社区的影响。最近她重点分析肯尼亚的中国投资项目。英女士获得耶鲁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主修种族、人种和迁移)和斯坦福法学院的法学博士学位。

 


中法连聚焦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2000多年前,亚洲、欧洲和非洲的主要文明通过广泛的贸易路线网络相互联系在一起,他们沿着这些路线交易丝绸和许多其它商品,共享科技,并进行各种知识和文化交流,影响着这个地区乃至于全世界的语言、实践和宗教(见1)。“丝绸之路”这个术这个术语通常指的就是这个网络,它让人联想到大型商队穿越沙漠的景象。然而,这些路线并不局限在陆地,还穿越了海洋。[1]

B&R: <em>China Law Connect</em> and Belt & Road <em>Countries</em>TM 1
图1:中国新疆吐鲁番附近的Bezeklik千佛洞里9世纪的壁画特写,描绘了古代伊朗的粟特商人。原壁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摧毁,该图显示的是彩色复制品。
来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BezeklikSogdianMerchants.jpg

快速前进到2013年秋季,当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亚和东南亚进行正式访问,首次提到中国希望以新的形式重建历史性的丝绸之路的想法,并加强这些地区和中东,以及亚洲、欧洲和非洲其他部分现代化的海陆连接。2015年3月,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其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或 “一带一路倡议”(“BRI”)的计划,其中有五大“合作重点”: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2]

参与倡议的国家

 

尽管BRI的实质性重点事项是明确的,但是其具体地理覆盖范围却并不如此。中国官方报道首次用于说明BRI的地图突出了两条主要路线(见2):一条通过中东连接中国内陆至欧洲,中途通过莫斯科的陆路(“丝绸之路经济带”);一条始于中国南部沿海,经过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屿地区、印度洋和非洲东部,然后穿越红海直至地中海的海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然而,这张地图有误导性。上述的2015年官方文件中明确表示,欢迎所有国家以及国际和地区组织积极参与BRI。[3]

图2

无官方统计

官方没有对参与BRI的国家作出具体统计。2017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2017一带一路论坛”)上,习主席表示已有68国家国际组织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4] 在2017年3月开通的的官方一带一路网站(www.yidaiyilu.gov.cn)上,其“国际合作”一栏介绍了72个国家。但是,是否只有这72个国家被视为正式加入这一全球倡议,这点尚不明确。

CGCP的统计

除非明确参与者是谁,否则BRI的重要性和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国内外的法律发展的影响,无法得到彻底的理解。在希望阐明这些重要主题的驱使下,斯坦福法学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CGCP”)于2016年11月启动了《一带一路系列》,跟踪世界各国参与BRI的情况,并在这系列中一带一路国家TM部分专门介绍这些国家。

根据CGCP的研究,不包括中国在内,目前有101个一带一路国家TM。依照CGCP的定义,这些国家大致分为两组。第一组是中国在其BRI计划中明确对准的国家,这一点可以通过将这些国家纳入一带一路门户网站和/或其公民、登记的公司涉及一带一路案例TM这一事实来证明。一带一路案例TM是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示范案例,展示了中国法院如何成功解决与BRI有关的争议。[5] 第二组是已经迈出肯定的一步来表示对BRI的兴趣和/或已经参与BRI的国家。这些国家或在2017年一带一路论坛上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或者合作协议,[6] 或签署了和BRI相关的协议,或是在其他时间承诺支持BRI(见3)。

图3

根据这一定义,CGCP统计目前除了在一带一路网站上列出的72个国家外,还有另外29个一带一路国家TM。这29个国家包括:

  • 6个其公民或者公司涉及一带一路案例TM的国家;
  • 11个在2017年一带一路论坛上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或者合作协议的国家(一带一路网站上列出的72个国家中,至少42个国家签署了这样的协议);[7] 以及
  • 12个在其他时间通过承诺或联合声明或与中国签署与BRI有关得协议,表达了他们的兴趣的国家。
图4

图4 展示了CGCP确定的101个一带一路国家TM的地理分布。[8] 有几点值得一提:

  • 45个(几乎全部)位于亚洲的国家

所有中亚(5个)、东南亚(11个)、南亚(9个)的国家,和西亚18个国家中的一个除外(即17个国家)都是一带一路国家TM。这些国家都是在一带一路网站上有专题介绍(见表1)。[9] 中国当局还强调了中国在东亚最近的邻居(3个国家),其中两个(即蒙古和韩国)被列入一带一路网站,而另一个涉及一带一路案例TM(即日本)。鉴于该地区对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性、习主席是在对中亚正式访问时首次提出BRI这一事实、在该大陆发展基础设施和其他关系的机会,亚洲国家预计会在这一全球计划中发挥核心作用。因此,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是一带一路国家TM丝毫不让人觉得意外。

  • 34个位于欧洲的国家

BRI起源于中亚,像古代丝绸之路一样,也吸引了许多欧洲国家的参与。所有东欧国家(10个)和大部分南欧国家(7个)在一带一路网站上都有介绍。南欧其他国家(3个)通过签署与BRI有关的协议表示其对BRI的参与。[10] 虽然一带一路网站还重点介绍了一些北欧国家(即3个),但该分区域还有其他四个一带一路国家TM:其中两个涉及一带一路案例TM,另外两个已签署BRI相关协议。从一带一路网站上看,西欧是参与国最少的欧洲次区域(仅介绍了1个国家),尽管更多该区的国家因涉及一带一路案例TM (2个国家),或者签订了BRI相关协议(4个国家)而被视为一带一路国家TM(见2)。这似乎意味着,虽然西欧国家对BRI相当感兴趣,中国也乐见其参与,但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使其成为中国计划的核心。

  • 14个位于非洲的国家

尽管中国希望继续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关系,但表3显示,许多这些国家还没有明确表达加入BRI的意愿。尽管非洲部分国家在一带一路网站上已被介绍(5个国家),但大部分参与BRI的非洲国家是因其他原因被列为一带一路国家TM(另外9个国家)。

从中国当局提供的第一张BRI地图中描绘的主要海上航线可见,非洲东部和北部对BRI非常重要(见上2)。一带一路网站介绍的非洲国家大多位于这些地区(2个东非国家和2个北非国家)。通过发现另外5个东非国家和1个北非国家签署了与BRI有关的协议,CGCP在这些地区确认了更多的一带一路国家TM

非洲南部和西部离BRI主干线较远,但这些地区共有4个国家是一带一路国家TM。尽管这些国家与BRI主要路线地理距离远,但这些国家的参与可能是由中国和这些国家的战略考虑所驱动的,以利用其现有关系在这全球计划下进行合作(例如,中国与南非作为“金砖五国”的关系,以及近年来中国与这些非洲国家共同发展的广泛投资和关系)。

  • 8个其他国家

剩下的一带一路国家TM真正体现了该倡议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CGCP统计出在拉丁美洲(即中南美)以及遥远的大洋洲地区分别有5个和3个一带一路国家TM(见表4)。与非洲一样,近年来拉丁美洲的战略意义越来越受到中国的认可,而且可以预计BRI将为该地区带来更多机会,特别是在贸易和投资领域方面。[11]

 

《中国法律连接》中的一带一路国家TM分析

 

确定哪些国家已加入或将加入BRI只是CGCP深入研究BRI的开始。自倡议首次宣布以来,世界各地的有关各方一直在试图理解它的实际含义。悲观主义者担心参与国是否确实会从参与中受益。例如,作为这一全球计划的核心的跨国基础设施项目是否会让参与国债台高筑?然而,乐观主义者预测,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将促进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此外,乐观者可能会认为,BRI被写进中国宪法后,中国对BRI成功的需求将有助于带来让所有利益相关者受益的改革。

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长期专注的研究和分析。因此,CGCP决定在每期《中国法律连接》中(作为中法连聚焦TM系列的一部分),专题讨论一些一带一路国家TM,以展示BRI的实际实施情况,同时分享对此感兴趣的观察员所提供的分析。通过密切关注这个全球倡议如何转化为国家政策,以及世界各地的人们(例如当地商人和普通公民)如何参与其中,CGCP将帮助挖掘出当中的经验教训,并披露BRI承诺的双赢合作在不同地区实现的难易程度。中法连聚焦TM作品所分享的信息和分析也将丰富CGCP网站上的各个一带一路国家TM页面的内容。

BRI是一个雄心勃勃且复杂的计划,并有广泛的范围。如果这一倡议实施良好,中国会被视为一个真正负责任、受人尊敬的强国,并能够帮助制定解决全球挑战的国际政策。通过中法连聚焦TM系列中对一带一路国家TM的分析,CGCP希望该倡议的重要性得到了解,从而使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能够更好地寻求在这一影响深远的倡议下出现的法律、商业和其他问题的良好解决方案。

尾注

*           此中法连聚焦TM的引用是:英珍妮,《中国法律连接》与一带一路国家TM,《中国法律连接》,第1期,第80页(2018年6月),亦见于斯坦福法学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中法连聚焦TM,2018年6月,http://cgc.law.stanford.edu/zh-hans/clc-spotlight/clc-1-201806-bandr-1-jennifer-ingram。作者感谢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副执行编辑叶里依的研究支持和编辑协助。

英文原文由Dimitri Phillips和Mei Gechlik博士编辑。本中文版本由黄莉莎翻译,并由罗雯和熊美英博士最后审阅。载于本文的信息和意见作者对其负责,它们并不一定代表中国指导性案例项目的工作或意见。

[1]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指出,被称为“香料之路”的海上航线也是该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欲了解更多信息,见《关于丝绸之路》,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https://zh.unesco.org/silkroad/guan-yu-si-chou-zhi-lu。

[2]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2015年3月28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经国务院授权)联合发布,https://www.yidaiyilu.gov.cn/wcm.files/upload/CMSydylgw/201702/201702070519013.pdf。

[3]           同上,第七节。

[4]           见,例如Xi Says Belt and Road Forum Fruitful,Xinhua,2017年5月15日,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7-05/15/c_136285787.htm。

[5]           CGCP对这些案例进行高质量的翻译,并在CGCP网站(http://cgc.law.stanford.edu/belt-and-road/b-and-r-cases)上发布为一带一路案例TM

[6]           在2017年一带一路论坛举行期间,就一带一路倡议的五大“合作重点”,签署了共160多份双边协议。

[7]           这一数字仅包括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中被明确确定为签署方的国家。该清单列出了出席2017年一带一路论坛的代表所签署的合作协议。“一带一路”门户网站上有或未有刊登的其他国家也可能在这高级别活动上签署了合作协议,但未在此清单中被明确标识为签署方。见,例如,“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全文),《新华社》,2017年5月16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5/16/c_1120976848.htm。

[8]           区域细分是基于联合国统计司通常被称为M49标准的分组方法。Standard Country or Area Codes for Statistical Use,U.N. Statistics Division,https://unstats.un.org/unsd/methodology/m49。

[9]           M49标准下没有北亚地区,俄罗斯在东欧分组。

[10]           2012年以来,举办了旨在加强中国与东欧和南欧国家合作的年度首脑会议。要获取更多信息,见《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网站,http://www.china-ceec.org/chn。

[11]       今年年初,中国特意邀请拉美国家加入一带一路倡议。见,例如Chinese President Calls for Concerted Efforts with Latin America on B&R Initiative,Xinhua,2018年1月23日,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1/23/c_136915970.htm。